首页 > 国际新闻

老卡斯特罗写文章 称奥巴马“兄弟”

2016-4-1 9:07:20  浏览次数:1245    

  当地时间3月20日到22日,在时隔88年、其中包括半个多世纪的敌对之后,美国总统终于再次踏上古巴的领土,奥巴马在哈瓦那受到了热烈欢迎,他还在访问最后一天发表演讲,对古巴民众宣讲民主,这场演讲也经古巴媒体向全国直播。

  不过,奥巴马在古巴的三天并没有见到一个最关键的人:菲德尔·卡斯特罗。在奥巴马离开古巴6天以后,老卡斯特罗在格拉玛报上发表文章,谈这次奥巴马的古巴之行,虽然文章以“奥巴马兄弟”为题,但老卡在文章中并没给这位开启美古关系新时代的美国总统“好脸色”……

奥巴马在古巴三天,一直没见到菲德尔·卡斯特罗

奥巴马在古巴三天,一直没见到菲德尔·卡斯特罗

卡斯特罗文章的标题是”奥巴马兄弟“。

卡斯特罗文章的标题是”奥巴马兄弟“。

刊登卡斯特罗文章的古巴报纸。

刊登卡斯特罗文章的古巴报纸。

  文章全文如下:

  兄弟奥巴马

  导言:我们不需要帝国主义给我们任何东西,我们的一切努力都是合法和和平的,因为我们致力于生活在这个星球上所有人的和平和相互友爱。

  西班牙国王给我们带来了征服者和老爷们,他们的足迹仍然留在授予那些在河沙中淘金人员的环形土地许可证上,这样的活动是一种被滥用且可耻的剥削行为,这方面的痕迹在(古巴)全国许多地方的空气中可以观察到。

  今天,来古巴的旅游大部分由观察我们的美景,品尝我们海洋美味组成,且旅游收入总是和那些大型外国企业的私人资本所分享。这些资本的收入,如果没有达到数十亿美元的话,那么就不值得人们给予任何关注。

  我觉得有必要提及此议题,我必须补充几句,尤其是对于年轻人来说,只有少数人知道这一条件在人类历史特定时刻的重要性。我不是说我们丢失了时间,但是我将毫不迟疑地确认,我们没有获得足够的知识和良知来应对正挑战我们的那些现实,你们或者我们都没有。人们首先要考虑的是,我们的生命只不过是历史中的片刻而已,但是仍必须部分贡献于人类重要的必要之物,这一条件的一个特点是过度评估其(个人)角色的价值,另一方面,与此形成对比的是,拥有这样崇高梦想的人数是如此之多。

劳尔·卡斯特罗在会晤奥巴马后突然举起他的手。

劳尔·卡斯特罗在会晤奥巴马后突然举起他的手。

  虽然如此,没有一个人就其本身而言完全是好人或者是坏人,我们所有人并不是为我们必须在一个革命社会里所担负的角色而设计的,尽管古巴人拥有何塞-马蒂这样的榜样。我甚至问自己:他是否必要在多斯-里奥斯牺牲。何塞当时说:“对于我来说,现在是时候了。”他随后向以壕沟防护并有强大火力的西班牙军队发起冲锋。他不想返回美国,没有人可以让他返回美国,一些人从他的日记撕去了一些页。谁将担负这样阴险的责任,这毫无疑问是无耻阴谋者的行为?领导人之间的差别是众所周知的,但不遵守纪律从不被人所知。光荣的黑人领导人安东尼奥-马赛奥称:“任何企图侵吞古巴的人将只会收获沉浸鲜血的古巴土地的灰尘,如果他没有在斗争中灭亡的话。”同样地,马克西莫·戈麦斯也被认为是我们历史上最具纪律性、最谨慎的军事领袖。从另一个角度来看,我们对博尼法西奥-波恩的愤慨感到非常钦佩,当他乘船返回古巴时,他看到一星旗帜旁还有一面旗帜。他说:“我的旗帜从来不会是雇佣兵的旗帜。”他随后说的那句话是我听到的最美的话。他说:“如果它被撕成碎片,它有朝一日将成为我的旗帜。我们的烈士将会举起武器,他们仍有能力来保护它。”我也不会忘记那天晚上卡米洛-西恩富戈斯所说的斩钉截铁的话,那时,就在几十米开外,反革命分子手中来自美国的巴祖卡(一种单兵反坦克武器)和机枪当时正瞄向我们所站的地方。

  正如奥巴马自己所解释的那样,奥巴马出生于1961年8月,在这之后已过去了半个多世纪。不过,让我们来看一下,我们杰出的客人是如何看待今天的。他说:“我来到这里是为了埋葬美洲最后的冷战残余。我到这里是向古巴人民伸出友谊之手。”他随后大讲特讲了一些观念,对我们大多数人而言完全是像小说那样。

  这位美国总统随后说:“我们都生活在一个曾被欧洲人殖民的新世界。与美国一样,古巴的部分建设工作是由从非洲被带往古巴的奴隶完成的。与美国一样,古巴人民可以将他们的遗产追随至奴隶和奴隶主。”

  奥巴马的脑海里完全没有土著人口。他也没有说是革命清扫了种族歧视,他也没有说所有古巴人的养老金和工资是由革命所确立的,奥巴马当时只有10岁。古巴革命扫除了那些雇佣打手,从娱乐中心把黑人公民赶出去的可恶的、种族主义的资产阶级恶习。解放安哥拉的反种族战斗,在一个拥有10亿居民的大陆上清除核武器的存在,这将载入史册,这不是我们团结一致的目标,而是为了帮助安哥拉、莫桑比克、几内亚比绍人民和其它在葡萄牙法西斯主义殖民统治之下的其它人民。

在1961年,也就是革命刚刚取得胜利的一年又三个月,一伙装备有火炮和步兵的雇佣军突袭了我们的国家,他们得到了飞机的支持。美国训练了他们,并派出战舰和航空母舰陪同他们前往古巴。没有任何事情可以成为这种背信弃义攻击的正当性,袭击使古巴损失了数百人,包括死者和伤者。

  至于亲美国佬的攻击部队,没有任何证据显示有可能撤出任何一名雇佣兵。美国佬的战斗机被当作古巴革命的证据在联合国展出。

  这个国家的军事经历和力量是广为人知的。在非洲,他们也认为可以轻易击败革命的古巴。通过由种族主义者南非摩托化旅、经安哥拉南部实施的侵略曾逼近位于安哥拉东部地区的首府罗安达。从那时开始的斗争随后持续了15年。如果我不是就奥巴马在哈瓦纳艾丽西亚-阿隆索大戏院发表的演讲负有作出反应的基本义务,我甚至不想提及此事。

  我也不想给出进一步的细节,我只想强调:我们在那里写下了人类解放斗争光荣的篇章。的确,我曾希望奥巴马的行为将是正确的。他谦恭的出身和天然的聪慧是显而易见的。曼德拉曾被终身监禁,他成为了争取人类尊严的巨人。有一天,我得到了一本讲述曼德拉生平的书,很意外,这本书的前言是奥巴马写的。我快速的翻了一下那本书。曼德拉记事部分的手写小字是难以置信的,认识他这样的人很值得。

  就南非的那一部分,我必须指出另外一件事。我真的对更多了解有关南非人如何获得核武器非常感兴趣,我知道确切的消息,南非有不超过10件或12件核武器。一个可靠的来源是葛雷杰西教授,他的《互有冲突的使命:哈瓦那、华盛顿与非洲》是出色的著作。我知道他是最可靠的消息源,我把这一点告诉了他。他回复说,他没有就此加以详细阐述,因为他在著作中只是回复豪尔赫-里斯克特的问题。里斯克特曾任古巴大使和在安哥拉的协调者,是他的一个好朋友。我后来找到了里斯克特,他已在从事其它重要任务,他当时正在完成一项将比预想的要花更多时间的任务。

  这一任务刚好与葛雷杰西最近对我国的访问所重合。我提醒他,里斯克特仍在继续工作,他的健康状况不是很好。数天后,我所担心的事情发生了。里斯克特的健康状况恶化并去世。当葛雷杰西抵达古巴后,除了作出承诺他无法再做什么事,但我已获得了有关核武器相关的信息,种族主义南非曾在核武方面得到里根总统和以色列的帮助。

  现在,我不知道奥巴马对这件事会说什么。我也不确定他是否知情。不过,他对此毫不知情也非常不太可能。我的适度建议是,他想想这件事,现在不要就古巴政策发表宏论。

  这是一个重要的议题。

  奥巴马在讲演中使用了最甜蜜的措词。他说:“现在是我们放下过去的时候,现在是我们一起展望未来的时刻,展望充满希望的未来。这将不会是一件易事,将会有挫折,它需要时间,但我在古巴所度过的时间更新了我对古巴人民能取得成就的希望和信心,我们可以作为朋友、邻居、家人一起来走这段路。”

  我认为,我们所有人在听到美国总统的这些话时都有发心脏病发的风险。在持续了近60年的无情贸易禁运后,怎么来面对那些因雇佣兵袭击古巴船只和港口死去的人们,那些在空中被引爆飞机里的乘客,那些死于雇佣兵入侵事件的人们,那些死于多起暴力和强迫事件的人们?

  任何人都不应当有这样的错觉:这个有尊严和无私的国家会放弃光荣、权利以及他们在发展教育、科学和文化后所获得的精神财富。

  我也想提醒人们,我们有能力通过我们人民的努力和智慧,获得我们所需的食物和物质财富。我们不需要美帝国给我们任何东西。我们的努力将是合法的,和平的,因为我们致力于生活在这个星球上所有人的和平和相互友爱。

菲德尔-卡斯特罗

2016年3月27日上午10点25分

(新浪国际 韩子轩 严伟江)

上一篇:日副外相:中国发展不是威胁 中国人赴日或免签

下一篇:纽约举行反对特朗普大游行